张散石个人主页

作者:中国书画研究网   出处:www.shuhuayanjiu.com   时间:2015-08-18 10:48

张散石

 

张散石,生于一九六一年,内蒙古大草原,一九八八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师从当代著名画家,郭伟华、周秀清、李魁正、同时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刘大为门下学习写意人物,二零一三年毕业于国家画院,现任民族水墨绘社社长,北京羽石艺术馆馆长,扬州八怪画院院士,中国画大观编委,中国水墨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三峡画院研究员,内蒙古美术协会会员,中国现代绘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2008年《中华奥运梦》208米国画长卷艺术总监,鸟巢水立方贺卡设计者。

 


羽石艺术馆


 

羽石艺术馆

 

场景

 

位于北京大栅栏西河沿街119号

走过正阳门下,移步西南,天安门前,咫尺之遥的老街——这条老街在清末民初时银行林立,堪称中国最早的金融街。

 

羽石艺术馆,小小之店之所以称之为“艺术馆”皆是非营利性质的艺术,只为分享, 获得身心的自然,与艺术的享受,相互交流。

 

馆长不仅是一名画家也是一位喜好收藏的先生,喜欢从各地淘一些老物件,收藏品。

场景

 

从家具到器物在到一些农作物,每一件物品凝固了岁月,总能显露出经过岁月沉淀留下的痕迹让人爱不释手,恍若由着这些老物件,便能看得见过去,看到匠人之工艺,以及那些年代里的故事,这也是老物件所在魅力之一。

 

看着墙面上的一幅幅字画,陈列在老家具上的器物,生长在农作物里的植物, 游动在水里的鱼儿,送上一杯茶。来了解他们的故事……

 

作品展示:


  

 

 

 

 

 

 

 

 

 

 

 

 

 

 


以意取象   以情造境——张散石的中国画

文/徐恩存(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美术》主编)


 

当代中国画在理论与实践中的根本焦点,在于是否理解,领悟和认知其写意原则,因为中国画的“写意“表现,不独是风格,形式的选择,也是语言,技法的独特品质,进而形成了迥异于其他艺术的个性风范。

当代文化语境下,如何把握写意表现的尺度,如何在全球一体化潮流中不丧失本土文化立场,在兼容并蓄中,在交流融合中不失中国画写意之魂,便是摆在当代中国画家的一道严峻命题。我们看到,在西风东渐中,不少中国画家迷失了自我,一味盲目的以“西化”­为荣并沾沾自喜,殊不知由此造成的艺术混乱,遗害无穷,这正是当代中国画的误区,他们放弃的是中国艺术的本质与灵魂,即以意取象,以情造境,重神韵而略形貌,得其神而遗其形,留其韵而忘其迹的原则与本质,这是当代中国画运动中最值得注意的。

张散石先生的中国画,以人物为主,其用笔用墨洒脱散淡,寥寥数笔间透出他的生活的深入理解,画面中充满了人情的诗意与人性的至味,他专注于“意到笔不到”的写意方式 ,并进而形成一种风格,一种样式,一种境界。

在张散石的作品中,一个明显的特征是,他以写意为发端,以表现现实生活诗意为主,注意笔与墨的结合,注意线与面的互动,注意画面韵致与情趣的表达;因此,他在人与物 、人与环境,人与人的处理中,都力避写实绘画的桎梏和影响,力求从“形”的严谨中获得解脱,而表现为洒脱放松与空灵飘逸,借以使笔下意象摆脱三维空间,使一切都在平面空间中得到展示,意象因而生成本体意义的活力,不但产生笔简墨妙的效果,还生成笔笔生发的郁勃之气,意象因而更自由,在无羁绊的情势下,笔墨灵动飞扬,气韵畅达,画面意趣无限,意味深长,含蓄隽永,耐人寻味。

“有韵则生,无韵则死;有韵则雅,无韵则俗;有韵则响,无韵则沉;有韵则远,无韵则局”。韵,是中国艺术的生命所在,因为,韵始终存在于艺术生命中,并随之更新 、变换 、调节,它是艺术精神的反映。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过程中,张散石把对生活的感受,体验提炼,升华为心灵的结晶——有意之象。他笔下的藏女、牦牛、牧人、儿童、草原,这些意象已不是人物原型的摹仿或照搬,更不是真实的还原,而是浓缩了笔法、墨法与书写等法度之后的符号化表达;它既是客观现象与主观领悟把握结合的产物,又是现象世界与人心灵相融的结晶。

看的出来,画家是借助于藏女、牦牛等意象去展示自己的艺术观念、笔墨观念和文化取向,他的笔墨方式,直接表现了他的审美理想与追求,他并不强做粗犷与阳刚,也不强做朴拙与变形,他把自己的笔墨方式与美感界定在简淡,微妙之中,至少他是以此为目标和方向的;因此,我们看到在《欢乐大家庭》,《经幡图》、《红原牧歌》、《雪域风情》、《草原春韵》、《甘南草原》、《秋高图》、《瑞雪图》、《秋韵图》、《收获图》等作品中,都是极重笔墨韵致与情境营造的佳作,其中的“气韵”生动无疑成为作品的灵魂,成为关乎作品质地、格调与品位的本质所在。

形神与气韵,之所以在张散石的作品中获得充分表现,是因为笔墨作为语言与技法,经历了从形而下到人生境界的提升过程,而且,笔墨如不能化合了人生境界在其内,是不可能如此元气淋漓,如此意味隽永,如此灵秀剔透的!也印证了“物有气谓之活物,无气谓之死物;笔有气谓之活笔,笔无气谓之死笔,······气之使然也,皆不外乎笔,笔亦不离乎墨”。这也是自然气息与人之元气合于一体并集中在笔墨运作之中的必然结果。

当然,一切都是围绕着写意展开的。

以意取象,以情造境,是张散石艺术创作遵循的准则,唯其如此,才能在创作过程中删繁就简、一以当十、寄意高远,才能完成从视觉的形象分析转换为视觉意象想象的过程,这不是一项简单的事情,也并非谁都能做到。

在张散石的笔墨里,有着诗性的深刻特质,这是他天性使然,也是天地元气使然,更是民族文化精神使然,这几点表现在他作品中都是很坚实的,使他的写意风格与笔墨表现漾溢着直觉的特点,焕发着感性生动的生命形式,灵性和智性同时在笔墨之间流动,他努力于把物性上升为心性,把形而下转换为形而上,把真实变为想象,这是难能可贵的艺术品质。

任何成功的艺术家及其成功的作品,都只能在文化深处、生命深处和自然深处共同铸就,并获得创造的灵感,张散石以此为根基,定会登上新艺术高度的。